进入旧版
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安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 >> 政务公开 >> 宣传交流 >> 正文  
一枝一叶总关情
——我在市信访接待中心的二三事
作者:王小丽    文章来源:安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    点击数:187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11/29 

    记得郑板桥有诗曰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”。今年我被市人社局派驻到市信访局接待大厅工作,作为一线接访干部,在面对信访群众时,真正理解到诗中的深刻内涵。我没有这位文学大家的胸怀抱负,但同样坚守着对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,尽心尽力为群众做好每一件事。

 

    外界认为信访局是“出气筒”、“减压伐”,因此来信访大厅工作之前我已做了充分的准备,没想到上班第二天,信访群众就给了我一个“下马威”。

    那天,一位姓李的大姐反映她在一家餐馆打工,老板欠了她7个月工资,多次索要无果,还被老板辱骂,有一次还差点被打。李大姐越说越激动:“你们今天不帮我要到工钱我就不活了!”说着从衣兜里掏出农药就要往嘴里灌。情急之下我冲上去死死的拽住李大姐的胳膊,并抢夺她手中的药瓶。李大姐奋力试图挣脱,我任凭她用手抠用牙咬依然紧紧地抓住药瓶不放手,终于夺下了那瓶农药。事后,我看着手上被抓的血痕和被咬的牙印,非常郁闷,但想到避免了一起恶性事件的发生,甚至挽救了一条生命,又感到无比的欣慰。在我们的协调下,大姐拿到了工钱。一想到这些,我心里顿时暖暖的,充满了成就感。从那件事以后,我对信访工作有了更深的理解,多了一份细心和责任。

    在信访接待大厅工作,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上访人。有人说,干信访是个吃苦、受气、受罪的活,但我并没有畏难和退缩。

    84岁高龄的张大爷和他的儿子来到信访大厅,称他是60年代企业精简退职人员,要求享受精简退职人员生活补助费。享受此项待遇首先要确认精减退职身份,而身份确认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就进行了,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张大爷的身份没有确认上,现在也找不到他属于60年代企业精简退职人员的证明资料。父子俩情绪非常激动:“要什么证明资料,我就是60年代精简的,我不需要证明,你们今天必须得办!”张大爷怒气冲冲,把工作人员骂了个遍,闹了整整一天谁也劝不住。当得知精减待遇的相关文件是人社部门发的,他们把所有的怒气、怨气全撒在我身上,指着我破口大骂,污言秽语不堪入耳,口水溅了我一脸。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心想:我从早上就开始接待他们,他们不停吵闹,我解释了一天已口干舌燥头昏脑涨,但仍然礼貌客气笑脸相迎,又是倒水又是让座,耐心解答没有一丝厌烦的情绪,而他们不但不领情还对我一名女同志污言秽语相待,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。谁没有尊严?谁愿意受气?我做错什么了要遭到他们如此对待?越想心里越委屈,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转。可转念一想,干信访工作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?有的同事遇到的情况比这委屈多了,但是大家都无怨无悔。人无难事不上访,要多从上访群众的角度来考虑问题,给他们多一份理解,多一些关怀。于是,我转过身悄悄擦去泪水,继续给他们耐心解释。后来他们理解了政策,也知道大家都在积极帮他们,一再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到信访大厅工作的这些日子我深深感受到信访工作的艰辛:从上班到下班,见到的是一张张带着怨气的脸;听到的是一句句充满怨恨的话;碰到的是一个个令人头疼的事;要做的是一件又一件的烦事、难事。不仅弄的人心烦意乱,有时还得受冤枉气。但是,信访工作有苦也有乐,每当我踏踏实实地接待完一起上访,化解了一桩桩纠纷,解决了一个个问题时,心中充满无限的欢乐;每当我读到一封封感谢信,看到墙上挂的一面面锦旗,感觉到群众把信访干部当亲人时,心中感到无限的欣慰和自豪。

    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,只要能为群众排忧解难,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。信访工作,不只有眼前的苟且,更有诗和远方……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